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回想孩提时的“年事儿”和“年味儿”

发布时间:2019-12-19 文章来源: 文章访问量:


新疆监狱网讯  (通讯员  蔡双庆)城市大街小巷的人行道树上挂满了七彩灯饰,广场和商业中心周围大红灯笼也高高地挂了起来。夜暮降临,整个城市中心陷入一片火树银花的繁华景象之中。在依旧忙碌的城市中,旧历的新年已经渐渐地向我们走来,大人们上班下班的脚步依然匆忙,而孩子们却掰着指头,数着新年到来的那一天。现在的孩子每一天都象过年一样,但是他们永远无法体会我们孩提时代过年的那种甜蜜的味道。

我的童年是在南疆度过的。那时过春节,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永远都怀着兴奋和渴盼的心情,对于辛苦了一年的农家人来说,也是一年难得的休整的好时机。入了冬以后,家家户户就开始储备过冬的蔬菜水果,而孩子们在下了第一场雪以后,就开始扳着指头数着日子,盼望着过新年穿新衣了。

记忆最深的就是进了腊月,走街窜巷炸爆米花的人就来了,他们推着小板车,车上拉着爆爆米花的工具,孩子们就兴奋地跟在后面闹嚷嚷的。找到一空旷的地方,他卸下工具,垒好灶,点燃火,孩子们就迫不及待地围上去,有的端着白生生的大米,有的拿来黄灿灿的玉米粒。爆爆米花的人,将米或玉米粒装进一个黑黑胖胖的铁滚子里,然后放一勺子白沙糖,放在正燃得很旺的煤炭火上,摇动着转轴,红红的火苗舔着胖胖黑黑的铁滚子,当铁滚子上的定时器发出“滴滴”鸣叫声,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捂着耳朵跑远的孩子们又一蜂拥而来,争着抢着拾捡散落在雪地里的米花花,塞进嘴里,顿时爆米花的香气和孩童们的欢笑声就在村子的上空飘荡着,久久不肯散去。

喝过腊八粥后,前阵很闲的大人们也忙碌起来了,一年一度的大扫除和粉刷房屋墙壁的工作就要开始了。先是去市场上买好石灰石,然后等到一个晴好的日子,一大早全家人就开始忙碌起来。先将石灰倒入一个很大的盆子里,然后倒入水,当水倒进去的时候,盆子里的石灰石“嗞嗞”地冒着白烟,一盆子的水都沸腾了,快乐地吐着泡泡。然后将家里的家具等移到屋中央或搬到院子里,盖上布,扫灰尘就正式开始了,我们围着头巾,和大人一起用鸡毛掸子和扫帚认真地清扫着一年来落在屋里每个角落里的灰尘。当尘埃落定,我们就开始粉刷墙壁了,从里到外,当一座雪白的屋子出现在眼前,感觉就象童话里的城堡一样,而我们就是城堡里的快乐公主王子一样。而后的几天里,就是擦擦洗洗,当被面和床单晾在院子里,太阳暧暧地照在上面时,孩子们在下面钻来钻去,欢乐嬉戏,大人们则搬来长条板凳,坐在院门边上,晒着太阳,吸着卷烟,嗑着瓜子,拉着家长,谈谈今年的大雪和来年的农事,构画起新一年的蓝图,沉醉在新年将来的快乐里。

记得母亲总是从秋忙过后就开始忙着为我们做新衣新鞋,那时家里孩子多,母亲就想着法,要让我们在新年里穿上新衣,所谓的新衣其实就是哥哥姐姐穿不得的衣服改一改,就变成了小一点孩子的新衣服了。那时对于新年的渴望,不仅是可以穿新衣吃好吃的,还有就是可以放红红绿绿的鞭炮,可以看社戏,可以名正言顺地去窜门拜年,现在想起都觉得那时的新年真的是美好而又甜蜜。

新年的味道越来越浓了,街上多了很多出门办年货的人,商店的柜台前,也挤满了购年货的人们,购年画,买海带、粉丝、带鱼、豆腐,还要买糖果和花生。瓜子不用买,是自家种的,那时候的晚上一家人围在火炉旁边,看着妈妈炒瓜子,边炒我们边吃。那个美呀,别提了。

临近除夕的几天里,家里要忙着做各种新年食物,那时北方有一个习惯,就是初一到十五,不能动刀开火,所以要准备一大堆的食物。炸油条、麻花、馓子、油饼、蒸包子、馒头、煮鸡煮鸭、煮鱼煮肉,要忙好几天呢。那浓浓的年味,就在这样的香味里慢慢走来了。

最有意思的就是买年画贴年画,位置定好后,我们就忙着在背面糊好糨糊,两个人拿着画的两角,站在高处,其他的站在远一点地方,指点着高矮正斜,贴完一幅幅年画,心里是那么的快乐和满足。

终于盼到了年三十,一家人一起热热闹闹地吃过年夜晚饭。然后就要准备大年初一早上的饺子了,父亲和面,母亲剁肉,我们就摘菜的摘菜,洗菜的洗菜,一切准备就绪,就开始包饺子了,那时我最拿手的就是擀饺子皮,一团团面团,在我手中飞舞,然后变变成中间厚两边薄的圆皮了。很多年后,我依然记得当年一家人包饺子的情景。包完饺子后,我们拿着自己攒钱买的鞭炮来到院里,小心翼翼地将拴在一条绳上的鞭炮一个个拆下来,从来舍不得一下子就劈劈啪啪放完,一个一个地放,从年前放到年后,那种快乐就像炸响过后,那一缕青烟,悠长悠长的。我那时特别怕放炮竹,总是捂着耳朵背过身子躲得远远的,越是害怕越想看,常常被大孩子吓得叫唤。我最喜欢的是那时候的一些小花炮,放在地上,点燃捻子,“哧”一声,红的黄的蓝的火花就散开了,打着转,很是漂亮,记得当时那些小的烟花名字很好听的:有大地开花,钻地老鼠,还有天女散花。伴着我们的喊叫,伴着我们的欢笑,童年的快乐就像鞭炮炸响在美丽的除夕夜,永远闪烁着美丽的光彩。

如今的鞭炮和礼花,比起我们那时候是响了许多,也漂亮了许多,每年的除夕夜,看着夜空绽放着美丽绚烂的礼花,听着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可是我们却再也找不到童年时过年的乐趣了。

年三十的晚上是要守岁的,我们常常守到十一二点钟,就困得不行了,抱着新衣新裤歪在床边睡着了。

第二天睁开眼睛,穿好新衣新裤新鞋,围在灶边,看着一个个水饺锅里沉沉浮浮的,等着饺子上桌,囫囵吞枣地吃下几个饺子,就跑去窜门拜年了。敲开邻居的门,大声地喊着:“叔叔阿姨,过年好!”他们就往我们的小手上塞满糖果瓜子花生,那时都怪妈妈没有给自己全身的衣裤上都缝上口袋。

那时候老百姓平日都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所以到了新年里大家都能倾一年之力,过一个丰裕的新年,祈盼来年家人平安、风调雨顺,那种快乐简单而又朴实。而如今物质极大丰富,人们的生活可以天天都象过年一样,然而我们却再也感受不到原来新年里那种简单的快乐了。

如今新年正一步步向我们走来,我们匆匆忙忙的脚步里却没有新年的快乐和轻松,空气里似乎也没有弥漫着新年的味道,只有酒店饭店推出的一套套昂贵的年夜饭,还是那样热火朝天的年复一年。

    又是一年除夕,让我们来畅饮掉这一年的艰辛,然后用清脆的碰杯和祝福迎接新一年的钟声。

【责任编辑   张昊】

 
网站
链接
 

版权所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狱管理局    地址:乌市黄河路380号    邮政编码:830000   ICP备案号:新ICP备05001680号
技术支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          屏幕分辨率:1440*900(推荐)

网站标识码:6500000025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