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文学

梦中的草原

发布时间:2019-11-18 文章来源: 文章访问量:


一天夜里,梦到诗人海子的“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梦里恍惚听到有人吟诗,像是召唤,又像是浅吟低唱,跟着那道光,直引我到一片草长莺飞,长河落日的光明境地。

我就真的来到了这片心旷神怡之地。一路奔跑,只听耳边风声凌冽,全然不顾身边乱哄哄的蚊子撞在脸上,更顾不上沿路姹紫嫣红的野花野草,眼里只知道天色一点点暗淡下来,云一片片红晕起来,我的呼吸一阵阵急促不安。一座山坡接着一座山坡不停地翻越,汗水已经从我的脖子流进后背,突然眼前一片明亮,从太阳脚下流出金色的余晖,蔓延着缓缓延伸开来,一点点逼迫着向我靠近,被包裹,被侵占,被无限的渲染,直至我全身渡满金色的光,消失在整个草原中。

后来缓过神来,听见有人欢呼,原来就在夕阳斜斜的影子里,滑过几只飞鸟,呼扇着白色的翅膀,脚踩进柔软的橘红色云朵里。天色渐暗,已经隐约看见星点的篝火和天空半弯的月牙。白色的蒙古包里飘出炊烟和浓浓的奶茶味道,还有远方草原狼的嚎叫声。再不走,我真怕走不出这片纯然的圣洁之地。

夜瞬间深了,草原里不知名的各种声音开始闪烁,墨色的草丛里点点闪烁的光亮,和天空中的微微星光遥相呼应,跑起来可以溅起浪花,踩进去就再也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大朵大朵的野蘑菇尽情的肆意绽放,狼毒草散发着迷迭香气,河流边的马驹和半山坡的羊群静静地消失在夜色里,只听见远方马头琴悠扬的长调和牧人沧桑的嗓音。

亦梦亦醒之间,我听见同伴睡梦之中大汗淋漓的笑声和匀称的鼾声。突然,我被同伴们欢愉的笑声吵醒,原来我们早已坐着区间车回到了巴音布鲁克镇。一片灯光明媚,热闹非凡的小镇闪现在我眼前。空气里弥漫着这里独有的气息,深吸有毒,低吟辄浅。耳朵早已冻得冰凉,呼出的气息在空中打转,一圈圈升腾融化成光晕,令人迷醉又不愿沉沦,跌跌撞撞地挪动着忽闪的眼皮和轻盈的步伐。

翌日清晨,谁都不相信昨晚梦境般的草原,三三两两约着要探个究竟。于是同伴们又踏上了这片净土。途经天鹅湖,翻过一座座山丘,眼前是无垠的紫色花海和印着云朵的潭潭浅湾,传说因活佛庇护,将打天鹅算盘的癞蛤蟆全部变成了化石而传出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传说,更使我不敢轻易踏进这片草地,盘坐着凝视这片恒古的英雄故土。清乾隆36年,土尔扈特等蒙古部落从俄国伏尔加河流域举义东归,清政府特把这块水草肥美之地赐给英雄定居。这片草原遍布着英雄的亡灵,恒久不息的长河是英雄浓密的长发,更是这片故土的魂魄。

越往里走越不敢走,生怕惊扰了神灵,又忍不住一颗炙热的心。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巴润寺。空旷的草原上建起一座寺庙,是草原上最后一座移动的寺庙。两边的石座大狮子上围满了哈达,转经筒,金顶上的麻雀,风吹过草原响起的钟声经久不息。走近又不敢靠近,走远又不愿离远,这里凝重的宗教气息让我望而却步又不忍离去。

上午阳光正好,同伴在红的黄的白的绿的遍地花海的草地里骑马,让我想起最近流行的那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不,远方有的只有草原和皑皑的雪山。这时候,分享便是最幸福的时刻了,我不想拍照,不愿把风景留在镜头里,但我喜欢在这海拔二千多米的高山草原上和同伴们分享一顿美餐,虽然没有黑头羊肉和马奶酒,但也足够让我欢歌一路。

后来有人问我去过那片水草丰茂,遍地河流与湖泊,马群驰骋,羊群如云,天鹅成群,一望无垠的草原没,我想不起来到底是在梦里去过,还是真的去过……(作者:张斌


 
网站
链接
 

版权所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狱管理局    地址:乌市黄河路380号    邮政编码:830000   ICP备案号:新ICP备05001680号
技术支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          屏幕分辨率:1440*900(推荐)

网站标识码:6500000025       网站地图